3000活人做实验,致超20万人死亡

1941年11月4日,湖南常德。

早上五点半,寂静的城市笼罩在清晨的薄雾中,大地刚刚苏醒,天空中却传来了不详的嗡鸣声。一架日军轻型轰炸机如鬼魅一般穿梭在云层之中,朝着常德城区极速前进。

六点五十分,刺耳的空袭警报响彻全城。城里的居民们神色慌张,拖家带口地朝着城外转移,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场寻常的轰炸。

轰炸机在浓雾中盘旋了一会后,突然向下俯冲。等机头再次抬升时,空中下起了纷纷扬扬的“雪花”。

预想中的爆炸迟迟没有到来。敌机离开后,有人陆续回到了城里。只见街道和建筑完好无损,地面上多了破棉絮、谷物、高粱、麦粒等物品。

敌机没有投下炸弹,却投了这些东西,用意何在?所有人都疑惑不解,不过很快,他们就知道了。

城中不断有人死去。最开始是一两个人,到后来死的人越来越多,有些家庭甚至无一活口,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。

“没有天堂的闪电,没有地狱的烈火,也没有任何可见的杀戮,但人们却在迅速地死亡。”这是六百多年前,一名意大利诗人在目睹欧洲黑死病造成的惨剧时写下的一段诗。他没有想到,六百多年后,同样的悲剧会在中国上演,而且这出惨剧是有人故意为之。

731部队,每个中国人都恨之入骨的名字。这支恶魔部队在中国犯下了累累血债,其罪行罄竹难书,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就是杀人狂魔石井四郎。

1892年,石井四郎出生在日本千叶县。他从小就天赋过人,中学毕业后考上了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,之后又作为军队委培生进入了京都帝国大学研究院,主攻专业是细菌和防疫问题的研究。

按理来说,这是一个造福人类的专业,为何石井四郎会把它作为杀人武器呢?这就不得不提一个人了:原田。

原田是个二等军医,他对细菌战非常感兴趣,专门为此撰写了一份报告。石井四郎读过报告后,对威力强大的细菌战产生了浓厚兴趣。

1928年,石井四郎受日本军部派遣,前往欧洲各国考察。名为考察,实为搜集情报,尤其是关于细菌武器的情报。

石井四郎了解到,中世纪时,欧洲曾爆发过一次鼠疫,短时间内就有两千多万人死亡,足以可见它的威力。一战时,德国也曾在战场上使用细菌武器,所以细菌战是可行的。

石井四郎很激动。在他的设想里,如果将细菌武器投入战争,那么不用飞机炸弹,也不用坦克机枪,只需要不起眼的蛇虫鼠蚁,就可将所有人的性命玩弄于鼓掌之间。当一批批敌人如蝼蚁般死去,历史将由他石井四郎来书写!

心潮澎湃的石井四郎开始到处游说,大肆宣扬细菌战的好处。日本政府高层觉得此计可行,便找了五个专业人员,配合石井四郎进行细菌武器的研究制造。这个团队对外称“防疫研究室”,是731部队的前身。

在日本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石井四郎的班底迅速壮大,国内的实验环境和实验水平已经满足不了他,他将目光投向了中国。

石井四郎向日本军部修书一封,表达了自己想去中国东北的愿望,很快就得到了批准。

1933年,石井四郎来到了哈尔滨背阴河地区,在这里展开了罪恶的细菌武器研究。几年后,一座占地120平方公里的军事特区在哈尔滨平房拔地而起,它的名字是:关东军731部队。

没人知道这座军事特区是干什么的。居住在附近的平民都被严密监视,一旦有人靠近特区,就会被残忍击毙。火车经过此地,必须提前一站拉上窗帘。无论是军用飞机还是民航飞机,都必须远离这条航线,就算是友军的飞机经过上空,也可以直接击落。

严格的保密措施下,几乎没人知道这是一座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。石井四郎对研究极其狂热,且他生性残暴不仁,视人命如草芥。来到中国后,石井四郎居然拿活人做实验。

这些用作实验的人被称作“马鲁大”。马鲁大,就是“木头,圆木”的意思。只要有人被抓到了731军事特区里,那么他就不再是人,而是一根没有生命、没有感情、没有姓名的木头。

这里的马鲁大都有编号,他们多是中国的平民百姓和抗日志士。为了掩人耳目,日军会给他们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,将他们的身份篡改为罪犯,然后假装把他们交给731部队监狱关押。这个过程,他们叫做“特别移送”。被“特别移送”的中国人只有一个结局:被折磨至死。

为了制造细菌武器,石井四郎发明了很多堪称酷刑的“实验项目”。比如用手榴弹炸人、用火焰喷射器烤人、进行冻伤实验和人畜杂交等等。这其中,最让人不寒而栗的就是活体解剖和人体蒸干实验。

活体解剖,顾名思义,就是在人还活着的时候进行解剖。因为人在停止呼吸后,身上就会繁殖大量腐败菌,细菌混杂的人体环境不利于实验观察,所以必须在濒死状态,细菌蔓延开来之前进行解剖。

你可以想象一下这个场景:你躺在铁床上,四肢不能动弹,却能感受到利刃划开皮肤的剧痛。你的耳边是手术器械清脆的碰撞声,是血液喷射的“呲啦”声。在这生不如死的数十分钟里,你的器官被一一取走,到最后,你只剩下了四肢和一副躯壳………

除了活体解剖之外,人体蒸干实验也让人遍体生寒。搞笑的是,曾有所谓的科普大V站出来说731部队活蒸人体是谣言,但不久后就被疯狂打脸。

一位日本作家曾在他的著作《恶魔的饱食》中记录过“干燥实验”。实验开始前,刽子手们会给“马鲁大”称重,之后将其绑在椅子上,关进高温干燥室里。门窗紧闭,炙热的风将“马鲁大”烤得浑身是汗。直到“马鲁大”的身体里没有任何水分,整个人缺水而死,变成干巴巴的“木乃伊”,这项酷刑才宣告结束。

将“木乃伊”再次称重,发现重量只有活着时的22%,由此可以推断,人体内的水分含量为78%。

灭绝人性,凶狠残暴,731部队用中国人民的鲜血和生命书写了一页页研究资料。为了增强研究力量,石井四郎不断从日本各大高校网罗专业人才。短短几年时间,被石井四郎用作实验的中国人就超过了三千人,残忍程度无法想象!

然而,石井四郎的恶远不止于此。

1939年,诺门罕战役爆发,恶魔的战车开动了。在石井四郎的带领下,731部队首次进入战场作战。为了击溃苏联红军,他们偷偷地潜入中蒙边境的哈拉哈河,往河里倾倒细菌溶液,企图污染苏军的饮用水源。

但万万没想到,苏军早就得到了情报。军队高层一边向部队下发了细菌战防护命令,一边让士兵从后方铺设数条输水管线,保障部队饮水安全。

密不透风的防护下,苏军全军都没有伤亡。而日军呢,因为保密需要,导致军官士兵对细菌战一无所知,更别提防护了。于是,石井四郎的这波操作不仅没打击到敌军,还让自己的部队死了一千多人,属实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骄傲的石井四郎不接受这个结果,要是传出去,他的面子往哪搁?于是,石井四郎把死掉的士兵标注为:“病因不明的死亡”,接着又开始了更为丧心病狂的实验。

1940年,石井四郎研制的细菌武器投入中国战场。他率领731部队,在浙江衢州、宁波、金华、丽水等地播洒大量带菌毒物,并且多次投放,使浙江省常年笼罩在鼠疫、霍乱、白喉等疾病的阴影下。

愁云惨雾,哀鸿遍野,人间炼狱莫过于此。据不完全统计,浙江省共有六万名同胞丧生在这场细菌战里,有三十余万人身受重伤,甚至落下终身残疾。

1941年11月4日,731部队的爪牙伸向了湖南常德。让人闻之色变的“黑死病”蔓延在城中每一个角落,每天都有人痛苦地死去。这场疫病流行了整整四年,有7643名中国人遇害。冰冷的数字背后,是一个个家庭的破碎,也是一笔笔永远无法还清的血债。

被细菌战荼毒至深的还有云南。很多人都不知道,在日军对华发起的细菌战中,伤亡最惨重的地区不是浙江,也不是常德,而是美丽的彩云之南。

1942年5月4日,日军出动54架飞机,对云南保山进行了大规模轰炸,这其中就有731部队的细菌武器攻击。

时任云贵监察史的李根源发出了“为保山惨变乞赈”的通电:“敌投空中爆炸物,烧夷,病菌弹等三四百枚。狂炸之后,继以机枪扫射。历数十分钟,死伤万余。”

通电发出去后一个星期,保山县就爆发了大规模的霍乱,并逐渐蔓延到周边县市。据不完全统计,保山县死于霍乱的人多达六万,另有58个县市也出现了霍乱大流行,死亡九万多人。

石井四郎和他的手下还不打算收手。他们以“给老鼠打疫苗,防止发生鼠疫”的荒诞理由,强制当地居民抓老鼠,大量培植鼠疫病菌。

在731部队的操控下,1944年,云南省内的十六个县爆发了鼠疫,死亡人数达到了六万多人,一直到1953年,这场鼠疫才渐渐平息。

这两次细菌战下来,共有十四万云南人民罹难,这还没有算上小孩和逃到外省的遇难者。如果加上他们,遇难人数得直逼20万!

如此血债,731部队要怎么还?石井四郎要怎么还?他们还得起吗?

731部队的末日很快到来。1945年,日军在各个战线上节节败退,被他们奉若神明的太阳旗也被扔在了泥地里,受万人踩踏。8月9日凌晨,苏联红军逐渐逼近哈尔滨,朝着731部队的老巢而来。

石井四郎暗道大事不好,他立即向731部队队员下达了六条命令;

一、立即销毁所有罪证;二、杀掉所有关押的活体马鲁大;三、不能向任何人提起自己的研究;四、互相之间不能有联系;五、细菌战的秘密必须带进坟墓;六、一旦被俘必须自尽。

之后,石井四郎给每个队员发了一份氰化钾,用作自我了断,他自己却没有准备。很明显,他有另外的打算。

果然,在接到销毁罪证的命令时,石井四郎没有照办,而是偷偷卷走了八千多页研究资料,回到日本自导自演了一出“诈死”戏码。

石井四郎本以为把自己埋了就能金蝉脱壳,躲避即将到来的东京审判,未曾想他的所作所为都落在了美国情报人员的眼里。

将石井四郎揪出来后,属于他的“惩罚”就开始了。1946年1月19日,东京审判开庭。针对日本在对华作战中使用细菌武器一事,国际检查局提交了起诉书,中国国民政府也提供了细菌战的资料和受害者照片。

不出意外的话,石井四郎和他的恶魔731就要接受惩罚。然而,关于细菌战的起诉只持续了十几分钟就被岔开话题,最后不了了之。为何会这样?

答案想必大家都知道了。早在太平洋战争后,美国就对日本的细菌武器研究颇为关注,企图用细菌武器来对付苏联。石井四郎被美情报人员抓获之后,对麦克阿瑟说了一句话:“只有我知道细菌实验的全过程。”

凭着这句话,再加上那八千多页的资料,石井四郎和731部队成员就得到了美国的庇护,有了“免死金牌”。逃脱审判后,石井四郎美滋滋地回到日本开了家色情旅馆,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。731部队的其他成员也相继进入了日本的重要卫生部门,并在其中担任要职。

而美国在拿到石井四郎的资料后,就开始“父承子业”,在德特克里堡建立了“死亡实验室”,违背国际公约进行人体实验。

1952年1月,美军在朝鲜战场上投放了细菌武器,我志愿军牺牲两千多人。之后的越南战争中,石井四郎协助美军发动细菌战,对中越军民造成了严重伤害。

可见,战争虽然结束了,但名为“细菌战”的恶魔却没有消失。它换了一个宿主,继续肆无忌惮地危害人间。

1959年10月9日,石井四郎因喉癌躺上了手术台。苍天有眼,这个恶魔没能走出手术室,他死在了东京的医院里。

虽然很不想承认,但杀人狂魔石井四郎并没有遭到报应。除了时不时受到病痛的折磨外,他几乎是幸福安稳地度过了后半生,何其不公啊!我们无法改变既定的历史,只能牢牢记住这个人,记住他和中国人民的血海深仇。问问那些保家卫国,为抗日事业献出生命的烈士们,问问那些从抗日战争中活下来,余生陷在痛苦回忆中的幸存者们,他们愿不愿意淡忘?

  我们有幸生活在和平年代,享受着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安宁,然而有些人却丢掉了良知,大着脸说要淡忘和日本的民族仇恨。凭什么?忘记意味着背叛,日本在中国犯下的滔天大罪,每个中国人都要记住。我们永不遗忘,永不原谅!

  • 分享
分享到...
资源体验,无限学习,尽情释放...
【线上资源推广】草根易|虚拟资源站|技能资产变现|免费虚拟交易平台| » 3000活人做实验,致超20万人死亡

Leave a Reply

高质投稿联系站长!

本站公告 草根易汇

侵权删帖/屏蔽资源/举报请联系站务

统计中心